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摘要:作为一名浸淫广告圈多年的人,从传统广告翻滚到互动广告的贼床上,我深知这个行业的罪恶滔天。它打着自由、用艺术表达自我的幌子,不知道拐带了多少少男少女,用自己的青春强奸着无数个黑夜——加班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 

为一名浸淫广告圈多年的人,从传统广告翻滚到互动广告的贼床上,我深知这个行业的罪恶滔天。它打着自由、用艺术表达自我的幌子,不知道拐带了多少少男少女,用自己的青春强奸着无数个黑夜——加班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广告教父大卫•奥格威

直到青春不再,胡子拉碴,葡萄发紫,你可能才会发现,自己腰力不济。跟着一帮九零后,熬夜都熬到肾上了,大呼“我的天哪!”当年上了奥格威一帮人的当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我曾有个女同事的离职原因异常离谱,因为每天都回家很晚,邻居一直说三道四,认为她的工作和一种特殊“动物”有关。他老公内心烟熏火燎,要么辞职,要么分手。现实残酷的像车祸现场,姑娘终于从良,放弃了“卖”创意的理想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那么这样一群非正常人类,周末都有着哪些无耻的悠闲时光呢?以我自己来说,答案就是周末是什么?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自从和朋友合伙开了广告公司,我觉得自己从上贼床变成堕入黑道,成了回不了头的古惑仔。而且不像浩南、山鸡他们,我有小弟千千万。我们就是个成立3年不到的小帮派,十几个人,混不混得出头,我都“母鸡”。但是刚入社团的古惑仔也有好处,那就是拼劲足,手段狠,猴赛雷,想上位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于是,没日没夜,我们把裤腰带拴在脑袋上励志,拼尽全力做好每一个年度方案,舔好每一个客户,甚至写好每一条微博及邮件。但很多时候,你的付出和回报并不一定成正比。比如开公司刚成立不久那阵子,我们太招摇,以比稿方式拿下飞利浦、世茂、热风、交通银行等一些Social或Digital项目,就觉得自己要上天了。像一个小混混觉得干掉了人家的老大,就理所当然会有自己的字头或堂口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但是生活就像迎面而来的开山刀,大集团三个月的账期,立马我们投资的那点私房钱,被各种成本、交金、税收洗劫一空。好在我们硬熬,硬挺过来了,到现在拿下更多的国际级客户,也不用捉襟见肘了,还算欣慰。但,这是有代价的!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年后,从安徽老家回到上海,我真不知道周末是什么。因为今年又比下几个大客户,我就彻底成了加班狗。有次,和宝珀的客户一起去他们新天地旗舰店店里看表(工作需要,不是去买啊)。客户在车里奇怪地问我,老徐,像你这样天天加班,你是怎么找到老婆的!其实,我老婆都是我从互联网里找来的。这种术业有专攻,我特么给自己树个大拇指。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 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 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既然,要写悠闲时光,我就回想了下以前不加班的时候,我爱看各种电影,读一些装逼的书,喝茶、喝酒(各种酒),和女朋友看展,或者出去拍拍照片,有时候矫情起来写写诗歌,特别酸但不腐!

非正常人类的悠闲时光

好吧,这就是一个广告人的非正常悠闲时光。希望你们不要“羡慕”我这种生活,反话啦!祝福大家都能过上新闻联播里的幸福日子。

 

阅读更多 别处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