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古史的大真相

摘要:1921年注定是一个大事之年。其第一件大事是中国共产党成立,第二件大事是开始发现红山....

上古史的大真相

引子:1921年注定是一个大事之年。

其第一件大事是中国共产党成立,

如今,中国正在迈进最强国的行列。

第二件大事是开始发现红山文化遗址,

如今,众多比中原更早、更北的红山玉器,

以及黑龙江和西伯利亚共三大玉器,

真正揭开了上古史的大真相。

一、红山及三大玉器的事实:

过去,人类一直以为华夏文明是中原人的原创,

因此,龙、玉器、玉龙等华夏的重要标志物,

应该都是出自于中原。

但是,红山彻底打碎了人们的想当然。

近百年以来,

一共发现近千个遗址的红山,

却纯粹是在中原以北,

在辽西与内蒙古赤峰市一带,

这里出土了大量的玉器和玉龙,

断代时间都是在中原之前。

这个问题非常严重,

因为这意味着,

华夏人类根本就是从中原以北而来,

以前所有将历史和历史观归为中原原发的认识,

几乎都难逃被彻底推倒重来的命运。

可能真的因为事关重大,

近百年以来,

历史学界竟是一致的集体失声,

也许他们根本就解释不了。

其实不仅有红山的证据,

现在,黑龙江也发现了很多类似的玉器,

仅黑龙江饶河县的小南山新石器遗址,

最近就挖掘出了约800件比中原更早的玉器。

而且,比黑龙江更北的西伯利亚,

甚至还发现了不少最早、最北的玉器。

这是三层重叠坚如磐石的铁证。

如果认了红山,

以后他们就不能再说,

先进战胜落后,

中原战胜草原,

以及农耕战胜畜牧等等套话了。

而且,最近的一些新发现更加奇葩,

约近五千年的华夏历史原点,

其实既不是农耕,也不是畜牧,

而可能是类似赫哲的船民。

不过想想也有道理,

盘古的 “盘”不就有船民的小舟吗?

在赫哲人生活的黑龙江,

明明白白就有一条重要支流叫“盘古河”。

但是,还有更难以想象的情况,

其实,小舟都不是重要的因素,

华夏历史原点新发现的最重要因素,

竟然是他们真的拥有和在采掘一座金山,

而且他们还是生意兴隆。

在冥冥之中,

感觉真实的上古史,

似乎有点接近毛主席想到的南北矛盾和对峙,

不过也还不是很像。

历史观是人类对历史的总认识,

华夏历史的许多新发现,

不得不使人对过去的历史观根本起疑。

二、历史与历史观之疑:

人类以往的主流历史观,

肯定是生产力发展,

然后先进战胜落后。

但是,翦伯赞大师在《内蒙访古》写到,

(大意)华夏几千年的历史,

往往先是由中原以北的人类,

在草原组织和武装起来,

虽然草原并无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,

但却曾数次成功的冲下中原。

华夏约近五千年的历史,

其实是落后的草原总能战胜先进的中原。

而气象大师竺可桢先生还发现,

在过去的几千年历史之中,

人类进化的最大原始驱动力,

可能不是人类社会内部的阶级斗争,

阶级斗争多是此起彼伏的共存争斗,

而可能是较大尺度的地球气候骤然变冷,

却是全球一致的致死争斗。

其实,达尔文大师在这方面也有说法,

他在《物种起源》里这样解释:

当寒冷到来,凡较为南部的地带,

就会变得更适于北极生物,

原来较为适应温带的生物就会被排除,

而北极生物便会取而代之。

现在,由于有了三大玉器押在中原之上,

由于有了华夏也是出自于中原以北,

人类约近五千年的历史和历史观就更完整了,

新历史观有点呼之欲出了。

三、华夏历史原点的新发现:

约近五千年的华夏历史原点,

其实根本不在中原,

学界现在根本就不懂历史,

其实华夏是一个部族联盟,

只要是上古遗址,

基本上全部都是上古华夏。

寻找华夏的最简和可靠方法,

是坚定的按三大玉器的指北方向去找,

学界原有的历史观,

其实是从阶级社会倒推的,

现在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在往北的方向,

最易寻找的是大兴安岭的“盘古河”,

中国有两条“盘古河”,

重庆的一条不是原始地名,

只需在大兴安岭顺藤摸到“如舟河”,

以及其源头的“基座山”,

华夏约近五千年的文明史,

就是从盘古在这里“登基”开始的。

几千年空口说多么困难的课题,

其实很容易就解决了。

学界真是很看不起上古的人类,

“基座山”这座 “金山”就在“兴隆村”,

“金山”不出村的隔壁,

就是当地椅子圈煤矿的“煤山”。

请注意在红山文化遗址之中,

有一处挺有名的就叫“兴隆洼”,

那里发现了冶炼坩埚的碎片和精煤,

但就是没人用心联想,

以后千万别轻忘“兴、隆、洼”这些字眼。

比如“隆”字,

“如舟河”的长度总共只有十来公里,

其头尾就各坐落着“兴隆村”和“五隆屯”,

“五隆屯”明显就是盘古的家,

“隆”的 “攵+一”就是盘古,

盘古的三个弟弟分别顺着叫“齐、修、脩”,

山东“文登市”的“文”原本可能是“攵”,

意为“攵家”兄弟渡海登陆之处,

现在那里还是很多“修姓”,

(还有江西九江的“修河”和“修水县”)

“齐家、修身”的话语原意很可疑。

除了这些历史原点的元素,

在造字地域发现了“如”也非同小可,

释迦族的族源就是“真如”,

而且上海市就有“真如”,

不过这是以后的研究对象。

“基座山”解开了一个旧谜,

以前看古籍说盘古也叫“夋”,

还说这是“金”或“金山”的意思,

当时总觉得不知怎么理解,

现在可以恍然大悟了,

呼玛河汇入黑龙江的河口之处,

还有“金山”和“金山村”。

从“基座山”将镜头再拉开一点,

也可以说华夏是源于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,

以及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市,

这里以前同属黑龙江省。

如果将镜头继续拉大,

华夏就是源于整个黑龙江流域,

不过可能主要是指黑龙江的右岸,

盘古的弟弟天齐王,

就是主要生活在齐齐哈尔的嫩江。

黑龙江是中国的冷极,

如果他们也是遭遇了“北大仓”骤变为“北大荒”,

他们也会拼死的经过红山往南进发,

但由于他们在红山遭遇了史前大洪水的惊吓,

他们先是逃到辽东半岛,

然后依靠超级联盟的超级实力,

于端午节时开始渡渤海进入中原。

华夏联盟不缺渡海的能力,

黑龙江的出海口就是库页岛,

盘古和多个部族都是弄舟之人。

渡渤海是用龙舟(艇)和方舟(筏),

来回一趟约需六-七天,

可能华夏的水族来回轮渡了七次,

所以水族的端午节要过七七四十九天,

这个刻骨铭心的七天从休息一天开始,

这可能就是后来星期的由来。

四、进入中原后完全涣散:

华夏联盟凡能顺利渡海的,

基本都到了山东登陆,

所以,山东几乎遍地都是龙山及其它相关遗址,

而且,如果用带“戈”字的各个汉字在潍坊地图搜索,

就会发现有极多用冷兵器命名的村庄,

这是父系社会在尽力保存男性实力的结果。

相比之下,由于大降温之前是一个极长的超温暖期,

中原原住民因很多北迁而数量很少,

剩下的又还未经大降温的锤炼升级,

没人能与新来的华夏联盟对抗,

所以,这是华夏一段特别安逸的时光。

尧王出生在潍坊市临朐县的唐家河村,

舜帝出生在潍坊市诸城市万家庄的诸冯村,

禹王也可能是出生于此或附近。

但是,特别的安逸慢慢的就开始“无难散邦”,

据古籍一致的记述:

“轩辕之时,神农氏世衰,诸侯相侵伐,暴虐百姓,而神农氏弗能征,于是轩辕乃习用干戈,以征不享,诸侯咸来宾从”。

这是华夏联盟在中原的新时期。

五、黄帝追杀蚩尤与“仰韶”真相:

依华夏大渡海之后的态势,

青帝是在最东边的青岛,

黄帝在青岛胶州湾以西的黄岛,

炎帝在黄岛以西的“日照”,

而蚩尤的“三苗”,

主要在更西的济宁、临沂、菏泽。

黄帝动手之后先是收伏了青帝,

然后以青黄联军指向日照的炎帝,

联军的字号是“晋”,

其古字形是双箭射日,

读音是胶东话的“箭”,

在收伏“炎帝”之后,

“晋”旗指向三苗但蚩尤不服。

蚩尤先胜后败经河北南部逃往山西,

河北邯郸峰峰村的黑龙洞就似痕迹之一,

但他在山西解州没有逃脱而被杀,

黄帝以“晋”字在山西号令天下,

泰山大帝天齐王代黄帝往西追杀蚩尤的余部,

一直到甘肃天水市甘谷县磐安镇建天齐宫。

这个痕迹从山东到甘肃,

跟所谓的“仰韶”痕迹是基本一致的,

“仰韶”其实不关中原原住民的事,

其是黄帝的天齐王与相关部族的痕迹,

历史学界将之“仰韶”是大错特错。

请看——

弟弟天齐王的人生终点附近是甘肃的“磐安镇”,

哥哥盘古的人生终点附近是浙江的“磐安县”。

这两个“磐安”相距几千公里,

难道这还不足以令人信服吗?

从山东往西追击蚩尤的还有南路大军,

这是非常强劲的军伍,

其痕迹与“襄、茨、磁、开、慈、姿”等字有关。

其先经古称“邢襄”的邢台开始偏南些行进,

到郑州附近的襄城县再转向湖北襄阳和陕西,

这是后来生养纣王、箕子、微子和鲜卑的殷商,

其庶系军伍在陕西合阳县建立难国,

所以陕西最多“仰韶”,

看周灭商前后的情形就比较清楚。

首先,在陕西合阳县立了难国的庶系商军,

其往北成为檀石槐的鲜卑主支,

可能还包括进入朝鲜平壤的檀君,

“平壤”的“壤”也是“襄”

虽然檀君先于箕子到了朝鲜,

但在箕子带“朝邑”的人马也来到之后,

檀君还是安静的远远避让,

很可能“平壤”的“壤”因此读为“让”,

后来部分五胡、契丹、蒙元、满清等,

可能也是出自难国的鲜卑之后。

难国还有一支随檀分合到印度与佛陀为邻,

有《分合檀王经》为证,

这一支也叫“檀越”,

其可能跟“禅宗”的生成有关,

“禅宗”或可理解为中国人对佛教的认识。

湖北的两“荆”应是“微子”的地盘,

其曾有一支“开”进古蜀成“开明蜀”,

另有一些因周朝的“兴灭继绝”,

随微子去商丘立宋国,

这可能是后来潮汕人的出处,

而由于随后的“以周为客”,

可能还有一些是客家人的出处。

把“仰韶”说成中原的原住民的痕迹,

这实在是非常可笑。

六、盘古南迁与“良渚”真相:

“良渚”也是同样的可笑,

不同的只是这次改跟盘古的历史撞车。

蚩尤死的时候盘古还在中原,

而且黄帝也还承认盘古的权势,

所以,盘古也有蚩尤的分尸葬墓,

蚩尤不仅是自己被杀,

其男性后代还被黄帝阉了,

结果“建陀罗”变成了“犍陀罗”,

泰国的人妖其实是这段历史的遗留,

其余族交由盘古管制。

蚩尤并不是只会孔武有力的作为,

“建陀罗”的族源字根是“聿”,

跟“筆、書、畵”等有关,

族源是“肃”,

蚩尤的名字叫“業”,

被阉割掉阳具之后成了“菐”。

但是,蚩尤的人生其实非常积极,

他在汉语中留下的都是积极的词语,

比如“建设、建议、建言、建造”等等,

只是不幸又成了“业障”之源。

盘古大概是在徐州往南离开中原,

在中途可能有过几次暂停,

董永和七仙女可能是对蚩尤家人管束的故事。

跟随盘古的最显要人物是常羲,

这是嫡妻和全部人的大妈和妈祖,

由于她一直都常伴盘古,

“常”字有了与“经常”相关的字义,

由于她实际主持盘古的官事,

“常”字有了与“常委”相关的字义,

其实,常羲原来是叫“尚”,

而盘古又叫“帝俊”,

“尚”+“巾”=“常”。

后来,盘古退到江南,

按大兴安岭的习俗,

将“河流”的称谓命名为“干”,

同时将“河流”的名字命名为“常”,

结果这个“常干”就是“长江”,

这是盘古的“江湖”时期。

如果没有这个时期,

相信杭州就不会有“艮山门”,

“艮”是盘古的方位。

这时的常羲负责守卫“尚海”,

上海的最东南角就是盘古的水军,

在现在的东海大桥附近,

由于当时是由现在的“水族”负责,

所以那里有很多带“泐”的地名,

其防线包括“金山”等地域。

顺着长江逆流而上,

常羲还负责防守“常熟”,

“常熟”的宫署在水面宽阔的“尚湖”。

再逆流往西,

常羲还负责守卫常州,

常州的宫署在武进三重水围的“淹城”。

再继续往西,

是“犍陀罗”负责守卫的南京,

南京城实际是蚩尤的族人所建,

不过那时是叫“建业”。

“建”是蚩尤的族称“犍陀罗”,

“業”是蚩尤的名字,

南京的简称是“宁”,

这也是蚩尤偏好的族称字眼。

之后,盘古又退到衢州的“江山”,

这个“江山”可能是“干山”,

常羲住在极近的“常山”,

盘古在这里打江山、守江山,

但最后又丢了江山,

黄帝逼迫盘古将人马在衢州拆散分衢。

从徐州到“良渚”这个方向,

其实主要是被追的盘古及随行部族,

以及黄帝紧追其后的遗留,

同样是完全不关所谓的当地原住民的事。

在衢州之后,

上古史基本没有了大迁徙式的密集散落。

其老首领盘古被分往东方,

不久就到了浙江省金华市的磐安县,

在那附近,盘古又丢了“盘”字的“皿”,

可怜的只剩下空身和原名的“舟”字,

最后,可能舟山的某个海岛就是他的归宿,

那里有一个“龙王跳海湾”

“龙王跳海”的歇后语是“回老家了”。

常羲是往南去往福建,

福建莆田市有一个秀屿区,

“秀”是常羲的“羲”字的左下方,

常羲的一些族人留在福建,

但莆田的秀屿区有个“没后乡”,

过了台湾的一些族人没来得及探到路,

现在福建闽南人不认 “妈祖”真的非常悲哀。

盘古的妈妈华胥氏从江西井冈山的华屋村,

随族人转进湖南省并再进入广东省,

这就是轻松的韶华时期,

其在韶关留下了讲“虱乸话”的族人,

“虱乸话”可能是“佉卢虱乸文”的语言,

其后来被传至西方,

是所有西方表音文字之父。

后来她随族人从“胥江(北江)”下到广州,

在广州留下了曾孙“番禺”,

当时整个广州的珠江北岸,

从增城到上下九路的大片曾氏社区,

可能都是百岁华胥氏的“曾母港”,

这可能就是曾母暗沙的母港。

之后,华的陆路痕迹是往西转向广西、云南,

但估计老人家已经没有跟随前往,

只是以“龙母庙”之名随行,

结果昆明西山的真武殿之下就有了“滇”,

以及昆明有了“五华”等等。

七、民族和民族定义的真相:

在约近五千年前华夏几大迁徙很快完成后,

华夏各部族已经基本去到中国陆地的四极,

其中个人已知的相关遗址及线索是:

陆地最东方:

a.黑龙江省饶河县小南山新石器遗址,

b.上海东方大桥头附近十几个“泐”的地名;

陆地最西方:

a.西藏象雄苯教等相关遗址,

b.新疆和田地区民丰县尼雅乡考古遗址;

陆地最北方:

黑龙江大兴安岭呼玛县十八站新石器遗址;

陆地最南方:

广东深圳市南山区鹦哥岭新石器遗址。

按以上情况看,

由于华夏极早就已经去到中国大陆的四极,

在没有明显的外来部族加入,

(注:很多原以为是外来部族其实还是华夏)

以及原本就没有更早的人类部族活动,

中国大陆的民族划分,

按理不应有好几十个这么多,

许多的民族划分,

可能不过是些主观的错失,

有的是因为民族划分原理存在错失。

正确的民族原理其实很简单。

什么是汉族?

——华夏走到宽阔地域的人多数成了汉族。

什么是少数民族?

——华夏走到偏僻细小地域就情愿停下的人。

只有极少可能是在这个定式之外,

现在有DNA检验的配合,

其实是很好分辨的。

八、散落何处由什么决定:

在华夏初期的大迁徙时代,

广义上讲,

某部族或某人最终散落于何处,

并不完全是随机的,

其主要是由其社会性进化程度决定的。

当黄帝把部族联盟升级到不计血缘,

就像现在的汉族的人没有原来的族性一样,

你要是很容易认同,

可能最早就跟着落在了最宽广的中原。

而如果你非要坚持比别人多些族性,

比如非要计较不吃某种常见的肉类,

也许会容易错过了留在中原的机会,

结果很容易错落到较窄、较差的地域,

甚至更窄、更差的地域,

历史的曾经境遇应该就是这样。

生活在最宽广的地域靠什么生存,

实际上是靠社会性进化程度生活,

而社会性生活的最高境界,

就是国家形态,

国家就是文明,

大家都明白的遵守共同的文字规定,

包括宪法等等。

约近五千年以来,

人类其实就是在做同一件事,

那就是更好的理解和接受人类社会性进化。

人类为什么需要国家?

因为人类已经多次经受了,

没有国家形态就无法生存的极端痛苦,

社会性进化程度较高的人类,

支持理解和接受国家形态,

反之,则是不理解和不接受。

也许最不好的就是,

既想在宽广和良好的环境里生活,

又不想放弃自己的族性异物,

这是在侵占他人的便宜了。

补记一:

今天发现,盘古的“文”,是组合在“隆”字里面的“攵+一”,所以,“基座山”所在的“兴隆村”,以及“如舟河口”的“五隆村”,都不是偶然的,都是与盘古直接相关的村社聚落。

 

>

综合信息

    丁丁哥
  • 作者姓名 : 丁丁哥
  • 作者简介 : 这辈子已经注定做不了总统了,不过还可以好好的做一回广告人,老天在2000年给我画了一条线,之前叫我做实业,之后叫我做广告,广告就是人文沟通,人文好了一切都好,对不起了奥格威!

延伸阅读

大家都爱看

阅读更多 别处

为您推荐